图片 11

我和我的弟弟1

图片 1

据介绍,《我的姐姐是杀手》讲的是一对性格迥异的姐弟,因一场阴差阳错的暗杀,开启啼笑皆非的追凶故事。文松和代乐乐饰演这一对姐弟,他们两人曾在《欢乐喜剧人》的舞台上有过合作,这次是他们首度在大银幕上搭档演出。

记得小时候,我们的关系几乎可以用“冤家”二字来形容,每天都是各种斗嘴与干仗,我个性比较强势,而弟弟性子温吞,所以如果他这个跟屁虫不听指挥的话,一定会被我修理一番(现在想想,我那时还挺欠揍的),弟弟一旦被惹急了,一场战争就不可避免。

     
 该来的还是会来,终归躲不掉。一个周三的中午,弟弟出了校门,下午快上课时回到了学校。带了一袋面包,一块德芙巧克力,还有一副我的名字的艺术字,然后叫了一声姐姐并把东西给了我。就在这时旁边的一些同学看见了,开始起哄,说些难听的话。看着那么多我爱吃的东西,我却没有像以前一样开心和兴奋,反而增添了一种无形的压力。我心烦,我难过,我压抑,我愤怒,总之我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我到底该怎么办。万一有同学把今天的事告诉了我妈妈怎么办,我妈妈找到班主任说这事怎么办,到时候弟弟被平白无故的冤枉和教训怎么办。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向长辈们解释这一切,我不知道该怎么向弟弟解释这一切,解释这莫名的害怕与担心。我不想因为长辈们莫须有的猜测而伤害到弟弟,我不想因为长辈们的干涉而让这段美好的姐弟情分成为多年后不愿提起的糟糕经历。我祈祷着不要有同学在我妈妈面前说起我和弟弟,只要不说,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今天的事。下课后,我有点气愤地把东西退还给了弟弟,并且递了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一些伤人的话,让他以后不要再这样了,我不喜欢这样,这样会给我带来很大的困扰。我不知道这样是在保护弟弟,还是在伤害弟弟。也许是在伤害中保护吧,至少老师长辈们肯定不会找他。至少他接下来的学习生活是不被打扰的,是清净的。但同样我也深深地伤害了弟弟,在他什么都不知情的情况之下,践踏了他的关心与爱护,遭受背叛,被自己最亲的人莫名其妙地抛弃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我不知道当弟弟看到被退还的东西和那张纸条时该有多么地绝望和生气,毕竟在弟弟心里姐姐是那么的重要,说好的永远陪伴,转瞬间都变成了泡沫。回到座位上的我不敢看弟弟,没有勇气面对他,我保护不了弟弟还伤害了他。晚饭后做值日,看到垃圾桶里的面包,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终归还是错了,是我自己把这段难得的姐弟情谊给毁了,对不起,弟弟。

图片 2

《我的姐姐是杀手》就位!“互怼姐弟”文松,代乐乐银幕内外相爱相杀

的确,小时候的我们会打会闹,会嫉妒彼此会诋毁对方,但是当时光流逝,那些当时被我们认为“不可原谅的伤害”如今反而成为我们彼此间坚不可摧的亲情,纵然哪天生活变得支离破碎,因为亲人的这份爱,我们也会有勇气把日子过得越来越圆满。

       
一个周六的晚上,和往常一样班里就只剩下我们几个寄宿的同学。我也和每个周末一样,打算吃了晚饭去教室看会书就回宿舍睡觉了。一切似乎都和平常没什么两样,一切似乎又有着些许微妙的变化。天色明明已经暗了下来,可是教室还没有开灯,我正纳闷难道大家都出去玩了,不在学校。刚走进教室,我还没缓过神来,灯就开了,只听见弟弟说:“姐姐,生日快乐。上个生日弟弟没来得及给姐姐过,这是弟弟补给姐姐的”,说着把一只玻璃海豚递给了我。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大家都在教室,这一切都是弟弟的安排,那一刻脸突然刷的一下就红透了半边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只是红着个脸一个劲地往自己的座位上走去,然后傻傻地伏在课桌上不知所措地看着弟弟,这是第一次收到异性同学的生日礼物,既惊喜又忐忑,既高兴又惶恐。同学们都笑话我:脸红了,脸红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害羞得脸红,还是尴尬得脸红,但那场面的确让我惊喜的同时感到一丝的尴尬。面对弟弟,我连一声谢谢都不敢说,只是一股劲地趴在桌子上不敢动弹。这份惊喜,太过意外,让我一下承受不过来,不知道该怎么办。同学们也都不是看热闹的人,很快就散了,弟弟明白我心里的不知所措,不想我心里压力太大,说了句晚安也走了。拿着礼物回到宿舍,五味杂陈,第一次觉得原来我也可以被人重视,小学的各种经历让自己觉得自己就是孤身一人,就是一个被逼出来的女汉子,但收到礼物的那一刹那,那份感动无法言语。多年以后,那只玻璃小海豚虽然摔破了一个角,但仍然一直陪伴着我。

图片 3

6月12日,喜剧电影《我的姐姐是杀手》片方在北京举办发布会,目前影片已于7月31日正式开机。

今天去医院看病,由于距离有点远加上还有女儿,所以老弟特意请了一天假充当我的帮手。早上等女儿睡起来,三个人匆匆忙忙收拾好下楼等公交车,没想到出了门儿才发现我们都穿的太少了,在寒风中冻得直哆嗦,于是老弟又以极快的速度上楼拿衣服,还好等他回来时车刚刚到,我们一行麻利儿的上了车。

����7.z

图片 4

代乐乐近年来在《情圣》《来电狂响》等多部电影里出演“贤妻良母”这一类角色,她坦言自己受限不少,“我本来就是喜剧演员,这回能尝试杀手角色,很有新鲜感。”主演之一的高捷经常饰演“老大”,他表示能在片中扮演一个“会搞笑的老大”,让他巴不得明天就开机拍摄。而身为”80后”女生,戏里的代乐乐古灵精怪,而戏外的乐乐身上多了几分踏实与平和,曾被媒体称为”80后贤惠女生代表”。在代乐乐身上看不到娱乐圈常见的急功近利,她特有的踏实努力、顺其自然是最吸引观众的地方。对于文松,代乐乐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又会有怎样的碰撞呢?

02

       
原本以为这种幸福的微妙姐弟情谊会一直持续下去,可是世事就是这样,老天就是喜欢制造一些意外。初二上学期,我妈来到我们学校的一个小饭馆打工。我从小学就开始寄宿,所以根本就不存在需要什么照顾,妈来到学校的小饭馆打工也不是为了照顾我,纯粹是有熟人在学校开了个小饭馆,所以过来打工挣钱。初二,青春开始的时候,很多微妙的事情开始略懂,男女之间的亲密交往也已经不再是用“伙伴”能够说得清了的,即使真的没有什么,人们尤其是大人和老师都会提高警惕,防患于未然,把略有势头的火苗掐断,而这些我也开始懂得,懂得人们把这叫做早恋,早恋很可怕,学校、家长三番五令地禁止,早恋会让人自毁前程,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跟男生走得太近。从小就是乖乖女,学习成绩优异,被老师和亲戚们时常称赞的我容不得自己在爸妈面前,在长辈们面前留下任何污点,被他们抓住把柄。一旦被认定早恋,早恋的标签就会跟你一辈子,当你一次没考好时,老师、家长就会拿早恋说事:你看你,就是因为早恋,所以成绩下滑了,心思不放在学习上,现在跟不上了吧。虽然那次没考好跟早恋一点关系都没有,可他们还是会那样说。所以坚决不能让我妈发现我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弟弟,不然她就会认为是我们早恋,到时候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没人会相信你的说辞,他们只相信自己的感觉,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然后赶紧进行教育,勒令双方不再有任何接触往来。我绝对不允许我妈对我和弟的关系有任何怀疑,如果事情一旦闹大,把老弟的父母也叫来了,那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也许这份姐弟情谊就到此为止了。

图片 5

图片 6

01

         我和弟弟的青春故事仍在继续。

图片 7

图片 8

03

     
 和弟弟的关系一直在微妙之中,不远不近,想靠近,但又无奈当时的我们太过羞涩,不知怎么交流,但是姐弟情却并没有因为交流甚少而有所减弱。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我真的没有尽到做姐姐的职责,没有做到一个姐姐该做的,对弟弟的付出太少了,反而是弟弟不断地在为我付出。初中时,即使在班里交流少,可你总是默默地观察着我的情绪变化,我不开心了,你总会想办法哄我开心,有时是写纸条,有时是给姐买些东西。有时同学们会说我们是不是有情况,可我们知道完全没有那回事,直到现在,长大了,每每跟同学、朋友们提起我有一个感情非常好的弟弟,他们都不太相信,因为在大家眼里,男女之间很难存在纯正的友谊,可我和弟弟将近十年的感情早已经不是再能用友谊来描述的,是一种亲情,一种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情。

短剧《和平相处?不存在的》讲述了浑身充满艺术细胞,号称顶级审美大人的设计师姐姐向希,和在外颜值绝顶的高冷学霸,在家只会“
汪汪”
的小奶狗弟弟向冬,姐弟之间日常互怼的搞笑又不失温情的故事。据悉,该剧由一个星球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独家出品和制作,一个星球致力于以95后市场为第一目标,是一个集内容孵化、制作、宣传、经纪为一体的新媒体影视公司。

在发布会上,谈到对角色的理解,两人立即开起“姐弟”吐槽互损模式,文松调侃,“我的姐姐是变态,不变态能杀弟弟吗?”,“姐姐”代乐乐则反击:“我的弟弟是蠢货。”文松透露,因为没有姐姐,他为了揣摩角色,整天幻想自己的老婆要杀自己。刚拿到剧本时,他其实更想演“姐姐”,代乐乐则苦笑,“入行这么多年,一直以为同性之间会抢角色,没想到连男演员都开始垂涎欲滴我的角色。”“你演姐姐,那我就演姐夫。”在发布会上就已经怼的这么厉害,有点小期待影片中又会是怎么样的互怼?让我们敬请期待吧!

因为有了兄弟姐妹,我们的童年才不至于孤单寂寞,成年后的生活压力才有了互相倾诉与分担的对象,也因为有他们,多年后,我们还能记住小时候的家的味道。

     
 虽然互认姐弟这事是公开的,但因为我俩在班里的关注度都不是很高,所以就只有几个稍微玩得好点的同学知道。

图片 9

该片由张凯强执导,邹佡监制,曲鹏担任总制片人,蒋希希担任制片人,文松、代乐乐、高捷、崔心心、容尔甲、章邵伟主演。

真正的转折发生在去年弟弟到我所在的城市找工作,由于老公总是出差在外,生活上大大小小的事情几乎都要我自己来干,而弟弟来了以后,我跟女儿的生活突然变得轻松了。他会在我做饭的时候帮忙看孩子,家里每次购进的分量重的物品也都是他帮忙拿,甚至得知我和老公闹不愉快时,还会默默的劝老公多体谅我。总之,因为这个和我有着血缘关系的大男孩,我突然觉得自己不再势单力薄了。

     
大年初一,收到你的红包,对我来说似乎是意料之中的事。只是愧疚这么多年来我都没有尽到一个做姐姐的责任,就连过年红包都得你发给我。

而此次之所以打造这一姐弟题材的轻喜剧短剧,该剧制片人、一个星球CEO李雪婷表示,“工作压力与竞争日趋增大的年轻人,需要一些贴近生活的作品放松自己,而大家都有这样类似姐弟关系的亲人、朋友、闺蜜、兄弟,其实经常互黑,但也互相支持着对方,就像剧中的姐弟俩一样,姐姐遇到大事极其护短
,弟弟偶尔也会有男友力 max
的高光时刻保护姐姐,他们只能互相欺负不容外人侵犯,我也希望大家能够学会珍惜这种亲情和类似这种亲情的关系。”短剧的新颖视角,每集5-8分钟的紧凑片场,必将给观众带来一份精致、精意的精品“亲喜剧”。

图片 10

由于小时候爸爸总上夜班,妈妈无法同时照顾好两个仅相差两岁的孩子,于是三岁的我被送去奶奶家生活,只有白天才在自己家待一下。不知道是被爷爷奶奶宠坏了,还是觉得弟弟把我的母爱抢走了,总之小时候的我总找理由欺负一下他。

     
 你不是我的亲弟弟,我们是上初中时互认的姐弟。那年我们12岁,刚上初中,一切都还处于懵懂青涩的状态。

近日,由蔡宇飞导演指导,洪一可、王心新、刘冠麟、周小鹏、李科佑等演员主演的轻喜剧短剧《和平相处?不存在的》顺利杀青,该剧讲述了一对充满个性和才华的姐弟间点滴的生活趣事,在外各自在事业和学业成绩出众的两人,其实在日常生活中经常互怼互黑互爱,这种反差萌的相处之道,十分令人羡慕,这份真实且充满爱的亲情更是压力重重的年轻人所期盼的。

在2015年,《欢乐喜剧人》的舞台,不仅有喜剧界大腕,还有很多后起之秀让人眼前一亮,其中,赵家班的文松表现尤为突出,即使在师兄宋小宝、小沈阳身旁助演,也依然挡不住他的才华,从第一期的“说什么也不会让你得到我”的哭泣小男人,到第二期“同是姐妹,我也自身难保”的东方不败,独特的娘娘腔表演方式堪称“小沈阳第二”,而第四期喊着“妈,你看见我了吗”的小保安居然跳起了MJ的月球漫步,让很多网友见识了文松的多才多艺,也感叹赵家班卧虎藏龙,纷纷留言评论道“文松太赞,未来可期”、“文松,我成了你的粉丝,超级喜欢你”。那么,在这部《我的姐姐是杀手》中又会怎样的表现呢?

那一刻我忽然发现,不知何时他已经由原来我最瞧不上的毛头小子变成了独立有担当的男子汉,尽管依旧瘦弱,却已经可以为家人抵挡风雨。

     
 虽然就这样糊里糊涂地成了姐弟,但是我们之间的交集还是比较少。似乎都不太敢跟对方说话,也许是因为我们两个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都没有啥心理准备吧。即使有时找到机会说话,也不会超过十句,因为不知道如何将话题继续下去了,最后只好尴尬地等着上课铃响。即使这样,我们仍然感到很满足,因为至少不再是一个人,我有一个弟弟,他有一个姐姐。

图片 11

我一发小曾对我说:“从小到大我都是在与哥哥姐姐的互怼中度过的,你让我说他们为我做的感动的事儿,我估计得想一想,但你要让我说他们曾做过的欺负我的事儿,我估计能跟你说半天。但是结婚以后,你就会发现他们是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以外,唯一愿意无私守护你的人,他们对你的好早已刻到了骨子里,或柔情或暴躁,却都是发自真心为你好,无论身在何方,只要一想到他们就会觉得自己还有另一个温暖的家,我想这就是手足之情的动人之处吧”。

     
 有时朋友们会问我,那么多好吃的巧克力,为什么你独爱德芙?是啊,巧克力我只爱德芙,每当德芙出一款新的巧克力,我必定会在第一时间买来尝尝。因为我人生吃的第一块巧克力是弟弟给我买的德芙,那个时候,德芙巧克力对我们来说还是奢侈品,一块小小的德芙巧克力可以抵我们好几顿饭钱,可是弟弟还是会从他不多的生活费里省出来钱时不时给我这和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买块德芙巧克力。每次收到巧克力既开心又生气,开心的是有这么一个疼爱姐姐的弟弟,生气的是本来就没有什么钱,还买什么德芙巧克力,真是乱花钱。关系的微妙,彼此性格的拘谨,使得每次收到礼物都不敢跟弟弟说声谢谢,只是默默地收着,幸福地感受着。弟弟给姐姐买了那么多礼物,可姐姐却从来没给弟弟买礼物,除了平时在班里经常关注着弟弟的学习情况,似乎真的就没再为弟弟做什么,这也是姐姐心里一直以来对弟弟的亏欠。

直到慢慢长大一些,我们的争斗才算消停下来,但是由于极少沟通,或是为了避免争执,所以我们的姐弟关系一直就这样不冷不热的存在着。说不上多亲密,也说不上多冷淡,半好不坏吧!

     
 几天后,我远远地看着你似乎要朝我这边走来,表情有点尴尬,有点紧张,有点不知所措。其实我早已经把前几天说的话忘了,毕竟我在班里没有什么存在感,谁又会注意我不经意间说的一句话了。所以当你在我座位旁停下来的时候,我全当不知道,没有过多的理会,像往常一样写着作业。原本以为一切会悄然过去,谁知道竟掀起了一阵涟漪。“姐姐……”,这着实让我愣了。他叫我姐姐,他竟然叫我姐姐。看我一时没反映过来,他又连着叫了几声“姐姐、姐姐……”。这下该我不知所措了,该我不好意思了,我只好害羞地把头埋进了课桌。也许他也觉得有点尴尬,所以也不好意思地走了。过了好久我都没缓过劲来,他干嘛突然叫我姐姐啊,难道是因为前几天我对他说他像我的一个弟弟。就这样,我俩戏剧性地成了姐弟。更戏剧性的是后来才知道原来他比我大十天,却成了我的弟弟。

在车上晃了半小时,下了车还有一千多米的路要走,于是老弟自告奋勇把妈咪包背在肩上,又把女儿抱起来,只让我空手跟在后面。两岁多的娃已然有了些重量,况且抱孩子是手往上托,比平日的手提东西更累,但是老弟硬是一口气没歇,一直抱到医院大厅,然后我挂号就医,他在外面帮我看孩子,需要做什么,只管我一吩咐就立马帮我去办,甚至把我没考虑到的事情也帮我做好。

       
就这样,大半个学期过去了,我们身边都多了很多朋友,不再像开学时那般无助与彷徨。虽然交流仍然不是很多,但心里却认定了这份姐弟情谊。

     
 因为求学的缘故,我来到了这所陌生的寄宿学校,面对完全不熟悉的环境、同学,那种不适应感在开学报到的第一天让我感到孤独无助。由于生性羞涩,我不知道该如何和班里的同学交流,只能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座位上看着他们打闹玩耍。一天上午,我像往常一样静静地看着同学们,心情无比地低落和惆怅,一个星期了,还是不敢和班里的同学开口说话,不知道怎么和他们玩到一块儿去,上下课永远只是我孤身一人。突然有一天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我面前,虽然我知道你肯定不是他。但当你从我座位旁走过时,那种对家的思念,让我鼓起勇气说了第一句话:你好像我的一个弟弟。说完后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因为我没有看到你停下的脚步,也没看到你脸上有何表情变化,就这样走了。也许你根本没听到我说话,也许你觉得我不是在和你说话,总之你就这样从我身旁走了过去,没留下一丝痕迹。一切又回到了最初的状态,我还是一个人。

     
 为了防止误会的发生,有时候我会躲着弟弟。毕竟在班上知道我们姐弟关系的同学有很多,又怎能保证不会有人在我妈面前乱嚼舌根了,只要稍微渲染一下,就什么都说不清了。而这种担忧我没跟弟弟说,我害怕跟他说了会多想。另外我也抱着一份侥幸心理,认为弟弟也应该会明白。而事实是弟弟心里只有我这个姐姐,只希望能够让姐姐开心,其他的什么都没想。看着我时不时疏远他,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惹姐姐不开心了。